快捷搜索:  

《回眸一笑JQ起》关于爱情的句子 《回眸一笑JQ起》唯美短句

回眸一笑JQ起》是很早就读过的小说,所以再版的时候立马买了。很喜欢萧子渊和随亿,喜欢萧子渊的腹黑、坚毅;喜欢随亿的人淡如菊、宠辱不惊!特别心疼随亿小时候的经历,所以没有一个孩子的早慧是天生的。另外特别喜欢作者东奔西顾的写作风格,比较轻松幽默。

1、君子一诺,一诺倾城。

2、随忆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又睡着了,睁开眼睛的时候身体轻了不少,身边也已经空了 再往前面一看就看到萧子渊背对着她坐在床尾对着电脑看着什么,他的身影挺拔温暖 她也不知在想什么就伸出脚去踢了他一下 萧子渊以为她是睡觉不老实,也没回头只是把手伸到身后握住她的脚塞进被子里。她的脚有点凉,萧子渊便没松手,握在手里给她暖着。他那样一个人,在外面从来都是被捧着的 现在却在用手给她捂脚,竟然没有丝毫的嫌弃。 随忆鼻子一酸,从他手里挣脱出来,又踢了一脚。萧子渊依旧没回头,只是把手伸到身后握住她的脚,声音里都带着笑意,“马上就好了啊。” 他就坐在她面前,忙着工作还不忘哄她,他的手温暖干燥,毫无嫌隙的握着她的脚,暖流从脚底一直流到心底。

3、人生如茶,初时争相上浮,释放精华,最后折戟沉沙,尽落杯底,一生需得经过沉浮方显精彩,怎么能一开始就落到杯底呢

《回眸一笑JQ起》关于爱情的句子 《回眸一笑JQ起》唯美短句

4、若干年后的某一天,良辰吉时,周围挤满了人欢呼声起哄声不绝于耳,随忆坐在万人瞩目的地方抬着手让对面的人戴戒指的时候,突然低头小声问萧子渊,她到底有什么好。 那天的萧子渊器宇轩昂得像个王子,穿过伴娘们层层刁难的防火墙却丝毫不见狼狈,依旧优雅从容。他看着眼前即将娶回家的公主,微微笑着,满心满眼都是宠溺,“有一个女孩子,好成这个样子,而她却不自知,让我怎么能不动心。”

5、一次跟着萧子渊出来吃饭的时候,饭桌上有人别有深意地问:“都说母亲的遭遇会在女儿身上重现,萧部这么优秀,如果以后结了会选择忍气吞声,还是和你妈妈一样选择和他离婚 ” 随忆歪头看了旁边人一眼,旁边的人微微笑着,似乎也在等答案。 萧子渊端起茶杯抿了口茶,他的女人除了在他面前,从来都是强大到无往不胜。 随忆勾了下嘴角,轻描淡写地回答:“我这辈子没有离异,只有丧偶。”

6、这个男孩突然深情的如同朗诵诗歌一般的开口,“我喜欢在雨后去野外呼吸带有泥土的芬芳的空气,喜欢闻晒过的被子上阳光的味道,喜欢……”    随忆打了个寒战低头看他的申请表。  唔,果然是中文系的,比老坛酸菜都酸。随忆打了个寒战低头看他的申请表。  唔,果然是中文系的,比老坛酸菜都酸。    随忆想了想还是咳嗽了一声打断他,“那个,同学,你不知道吗,你所谓雨后泥土的芳香,其实来自放线菌的排泄物,你说的晒过的被子上阳光的味道其实是烤熟的螨虫的味道。”

7、你的心,是我在地尽头也想回去的地方。

8、喜欢,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独断最没有道理的事了,不是权衡利弊,不是见色起意,就是忽然间有了那么一个人,让你牵肠挂肚割舍不下。萧子渊让我感动的不是某一件事,而是他对我的态度,他所有的规划里都给我留了位置。

9、因为太重要,所以不敢怠慢,不敢草率,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敷衍,我怕那些让我不起眼的不确定,会让我失去她,从此求而不得。

10、“有些事情其实你心里是清楚的。就算笑得甜甜蜜蜜,就算你再努力,那些不属于你的也不会属于你。而那些与你有关的,就是与你有关,逃也逃不掉的,就算你们只见过三次,三个月才联系一次,就算是你们隔着十万八千里。有些人注定是你生命里的癌症,而有些人只是一个喷嚏而已。

11、萧母道:“她就算再温柔懂事也终究是个女孩子,你不能因为她温柔懂事就把原本属于她的 剥夺掉,难道只有刁蛮任性的女孩子才会被哄吗 这叫什么 会哭的孩子有糖吃。她温柔懂事难道还错了 这对她公平吗 ”

12、我不是不喜欢,而是不敢喜欢,我会努力让自己不喜欢上你,就算喜欢,我也会忍住。 随忆抬头看着萧子渊的眼睛,笑容明媚缓缓开口,“可是,我终究还是没忍住。” 这次换做萧子渊愣住了,他很快想明白,低下头似乎有些懊恼的笑起来,把随忆揽进怀里,脸贴着她的脸,“阿忆,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13、某人,我要你在我身边,猖狂一辈子。

14、他一向薄凉自持,却唯独对你情深不忘。

15、萧子渊突然停住转头看着喻芊夏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就算我和随忆没在一起,那也是分离,不是不爱。”

16、随母叹了口气,“你从小就这样,因为得不到,所以假装不想要,你以为不期待,不假设,不强求,就不会有痛苦,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阿忆,去过你想要的生活,如若不如人意,你也要拿出放手一搏的勇气。无论你现在是多么仿徨迷茫,最终都要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你问问你自己,这样的选择,你可后悔过

17、羡慕嫉妒恨,寂寞空虚冷,穿上衣服滚!

18、同学,你不知道吗,你所谓雨后泥土的芳香,其实来自放线菌的排泄物,你说的晒过的被子上阳光的味道其实是烤熟的螨虫的味道。”

19、若君为我赠玉簪,我便为君挽长发,洗尽铅华,从此以后,勤俭持家,可好

20、往事一幕幕的涌上来,随忆看着眼前的萧子渊,他就像是穿越时光走到她面前,虚幻却又真实。 那个时候火热的太阳快要下山了,空气没有烧焦般的灼热,地上她的倒影能看到垂下来的马尾,亦能看到几步之外他的影子,眼前还晃动着那双清凉的眸子。 他就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带笑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真好,空气中的薄荷味若有似无,似乎他从未离开过。就像那年夏天,她站在树下等三宝,听到有人叫她,一回头就看到他和林辰乔裕温少卿站在一起,看着她笑。

21、何哥凑到三宝面前,“宝啊,你看我也没什么玩儿游戏的天赋,要不我就不玩了吧 ” 三宝伸出一根手指左右摇晃,眯着眼睛威胁,“想都不要想!” 何哥忽然一副无赖相,瘫坐进椅子里,“我就是不玩了你能怎么着我吧!” 三宝怒火中烧,面目抽搐,“何文静!你说话不算数!” 何哥毫不示弱的吼回去,中气十足,“任申!我就是说话不算数怎么着!” 三宝忽然一脸娇羞的凑到何哥怀里,“不怎么着,人家就是喜欢你这个样子,好霸气!人家好喜欢。” 边说还边蹭着何哥的胸,嘴里念念有词,“好大好软……” 屋里瞬间安静下来,随忆妖女何哥三个人一脸黑线。

22、旗袍不是人人都可以诠释,需要阅历沉淀出的气质,需要由内而发的涵养,她年纪虽轻却压得住,美到极致,那是一种连他都需要仰望的美。刚才他坐在车里,看着她走过来的时候,再次怦然心动。一袭素色旗袍将她纤柔有度的身材勾勒了出来,举手投足间带着一股别样的风情,她平日里几乎从不化妆,此刻也只是薄薄的一层淡妆,清澈得深邃,妩媚得纯净。他该拿什么词去形容她的美

23、就在众人掀开了蟹壳准备动手的时候,随忆忽然开口,“其实,蟹膏是雄蟹的性腺,蟹黄是雌蟹的卵巢,们说类怎么会觉得动物的性腺好吃呢 ” 嘴角还挂着一抹笑。 众人提着工具顿时没了下手的兴致,一脸不知所措的看向随忆。 随忆摆摆手笑了出来,“开玩笑的,其实蟹黄是肝胰脏……” 众人松了口气准备继续的时候,随忆又开口了,“可是蟹膏真的是性腺。” 众人又是一脸幽怨的看向随忆。 萧子渊坐一旁抖动肩膀,“都跟你们说了别惹她,你们不听。” 说完转头摸着随忆的长发,目光越发宠溺,“乖,别欺负他们,他们不是你的对手,快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旁边有人对着萧子渊哀嚎,“怪不得你会看上她,简直是和你一模一样,触底线者格杀勿论,还是杀人不见血那种!

24、但凡选机械学院选修课的女孩大多是为了看帅哥,怎么样,看到了吗,随忆老实回答:大概是量变引起了质变

25、我以为你在远处,而你却静静从旁边抓住了我的手,所有的光芒都向我涌来,那一刻,我可以安心的靠在你怀里,知道你会为我遮风挡雨,没有担心没有焦虑,真好。

26、阿忆啊,你说男人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啊 随忆想了想言简意赅打了几个字回过去。有容,乃大。 本以为她安生了,过了几秒又进来条短信。 那女人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呢 这次随忆毫不犹豫的回答。 财大,器粗。 妖女又过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回了句,“阿忆,你流氓!”

27、静谧的车里,随忆靠在萧子渊怀里,两个人都没开口。刚才随忆走在雨里没注意,鞋子早就湿了,脚下一片湿冷,她不适地动了动。萧子渊很快察觉,弯腰便去褪她的鞋袜。 随忆躲了一下。 车内空间小,萧子渊弯着腰似乎不怎么舒服,声音有些奇怪,“你躲什么。” 这辆车本就是萧子渊的保姆车,万物具备,连各种场合的衣服都备着。 随忆低头看他拿着毛巾给她擦着脚。 他这样一个男人,有俯瞰众生的资本,却能这样对她,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28、这个女孩子无疑是漂亮的,优雅独立,灵动婉约,却不张扬,这个年纪便知道如何恰当的掩盖好这份美丽。安安静静的站着或坐着,柔软纤细的身姿从容淡定。当她意识到你再看她的时候,得到的是莞尔一笑,可是当你再想靠近,却是不可能了。 你进一步,她退一步,永远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 她永远不会主动接近你,你也不要指望能走近她心里。 她能一眼看出问题所在,然后不动声色的避开或者解决。 林辰总是夸她聪明,而她,何止是聪明。

29、每一次的犹豫或挣扎,留恋或遗憾,渴望或心痛,都在发生后的下一秒无形地融入体内,侵入骨髓,从此挥之不去。它们会在某一个时刻突然积聚成团向你袭来,让你无力招架,只能本能的听从自己心底最深处的想法,心甘情愿的做了奴隶。

30、记得那年的寝室,摆满了杂物。每晚我们躺在被窝里,
漫无边际的聊天。记得那年校园,天很蓝,风很清澈,我们
来来回回的走在校园的小道上,一遍又一遍,我们酣畅淋漓
的说着笑着,最美好的时光就从我们脚下走过了。

相关专题: 回眸一笑JQ起 东奔西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