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无污染、无公害》中的经典对话 《无污染、无公害》优美短句

无污染无公害》全书几十万字都在说:“你的一生将以什么立足呢?”少年意气被社会规则打磨数万遍万木春隐与现实握手言和琐碎平凡与独行不羁的博弈啊。到头来发现过好日子竟比练左手刀更难。但近来感悟是:立志高远决定要过好柴米油盐。

1、恍如一个在桃花源,一个在武陵源。
在江湖旧梦里偶遇。
梦醒,总归要桥归桥、路归路的。

2、其实很多东西的来历她都想不起来了,可见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只是没想到,会被师父一样一样地收起来。
长辈笨拙起来,好像总是这样,不了解孩子在想什么,又不敢细问,生怕自己太琐碎,于是她的每一件小东西都不敢乱碰,唯恐自己不小心丢了什么重要物品。可是风一阵雨一阵的少年哪有那么多重要物品,过几年再看,多半自己也莫名其妙。
而那个小心翼翼地保存她“莫名其妙”的人,已经不在了。

3、越往后仰,肚子越大,腿脚越不堪重负腰椎、膝盖、脚踝、脚后跟,一个都别想好。越往前缩,后背越弯、身上的贼肉就都往后背跑,胸口会越来越薄、气越来越短,后背则越来越厚,慢慢的,就会像肩头颈后驮着个沙袋。
这根脊梁骨,今天无关痛痒地消磨一点明天无关痛痒地消磨一点,短则几年,多则三五十年,先天再优越,也迟早得给消磨坏了。
脊梁骨坏了,肉身就算是完了。

《无污染、无公害》中的经典对话 《无污染、无公害》优美短句

4、“哪年都不容易啊,要么年关怎么叫‘关’呢?”
一道一道地闯、一关一关地过,没有读档,没有重来。
得到了时过境迁、万事都后悔不及的时候,才有机会回望复盘,继而恍然大悟——
原来好多时候,觉得自己已经身在低谷,其实才刚刚进深坑。
原来好多时候,觉得自己即将飞黄腾达,其实只是抵达巅峰时轻轻跳了那么一下,很快就会落地,一路往坡下滚去。

5、“你……”
你不记得那两根鞋带是哪来的吗?
……也不记得我了吗?
印象里人狗喧嚣、惊心动魄的逃亡之夜,对你来说,只是一件过后就忘的寻常琐事吗?
你是从哪来的?
这么多年不见,你去了哪里?

6、人们发出的声音就像卷过麦浪的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每一条路走到最后都是窄路,无数人往上挤,无数人掉下去。声泪俱下的哭诉常常从四面八方传来,让人身在其中,有种十面埋伏的危机感,好像到处都是死胡同。

7、房,是当代青年的照妖镜。
没买房的时候,青年们个个自觉卓尔不群,迟早能一飞冲天,跟天蓬元帅肩并肩。
买了房以后,“天神们”就纷纷给贬下凡间、落入猪圈,成了灰头土脸的二师兄。

8、这是他少年时经常流连的地方,小院进门,有两排大槐树,中间是一条散步的小路,这会儿槐花早就谢了,只剩下层层叠叠的树叶,烈火似的盛夏阳光给那些枝叶一拦,就剩下零星几颗光斑,掉在地上,老槐曲折的枝干结着沧桑的结,微许潮湿的气息从浓郁的绿意里流露出来,透着几分红尘不扰的清寂意味。

9、这会街上没那么多人了,潮热的晚风裹起大炒锅里的油烟气,兜头卷了她一脸,甘卿吸了一口,感觉很惬意,嘴角就自然而然地露出了一点笑意。
除了装神弄鬼的时候,她总是笑眯眯的,有人的时候对人笑,没人的时候就自己跟自己瞎开心。
闷热的仲夏夜突然起一阵小风、厚实的烤串“滋滋”冒油、沉沉的天幕渐次升起的星星、七扭八歪的小脏巷……在她眼里,好像都是美妙无比的人间盛景,都值得驻足欣赏。

10、一个是以手为刀,一个是以身为剑。
刀是三寸的指尖刀,见血封喉。
剑是厚背宽刃的重剑,含着浩然之气。

11、浮梁的月蒙了云,寒江的雪随水东流去,堂前的燕子躲进了泥巢里,穿林的风烟消火散。

12、兰川的整个少年时代,都是在他老人家身边长大的,最中二的那几年,他也曾希望长成一个老头那样的男人,头顶天、脚踩地,半碗二锅头敬到天涯海角,两袖长风,什么事都摆得平。

可是理想跟现实之间隔着十万光年,看看那些挂高数挂得死去活来的大学生吧,小时候有多少人都说过长大要当科学家的话?
喻兰川的中二病来去如风,病好了,就过上了高考、留学、升职加薪的主流人生,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在与理想背道而驰的路上快马加鞭了好多年。
理想这玩意,离得太远,就会自动崩塌成异想天开的白日梦。

再说,他怎么可能像老头一样呢?
根本不现实。

毕竟老头有退休金,还没有房贷。

13、喻兰川忽然就有点明白老杨帮主为什么心累了。
浮梁月已经成了浮梁月饼。
堂前燕的梦想是当个聋哑人,以后跟塑料结婚。
穿林风扬言要烧打狗棒。

14、“我小时候写作文,最后一句常常是‘我立志,要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一个学期平均立二三十次志吧,很不走心。”
“长大以后才发现,做一个对社会无害的人,已经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成就了。”

15、甘卿实在没想到他居然还记得自己,因为这位先生的形象气质很突出,一看就属于那种“天下妇女皆为庸脂俗粉,我宁可对着镜子跟自己谈恋爱”的品种。

16、喻兰川却忽然一步赶上去,一把抱住她,手臂狠狠地箍在她的腰上。她身上不知是残留的沐浴液还是洗衣液,透露出温吞的玫瑰香,融化在这个难熬的夏天里。她的后背与腰线上隐约能碰到骨头,单薄的身体被双臂一拢,手臂还有很长一-段富裕,不能抱个满怀,空落落的。
一片流动的云忽然信步而至,短暂地挡住了太阳,燕宁城自一个建筑的角开始漫过阴影,马路上火苗一样跳动的反光瞬间寂灭。喻兰川恍惚间觉得自己握住的像一张纸、-一幅画、一个镜花水月似的泡影,而他自己的四肢被看不见的丝线捆着,累赘的肉体被万有引力押在地面,只要一松手,她就会飘摇而去。于是他只能拼命地把手臂压得更紧,勒出了甘卿皮下的青筋来。
凡不能割舍的,都是囹圄。

17、而时代如同蠢蠢欲动的火山,随时准备把前路烧成断崖,没有人拿到安全通关的攻略,只能反复告诫周遭,“你要变成更好的自己,才能以不变应万变”——这相当于是废话,因为“好”的定义如此宽泛无着,鬼知道什么叫“更好的自己”。
所以只能一再炮制幻影,光鲜的皮囊是“好”,精致而奢侈的东西当然也“好”,每年读书不破百不配叫“好”,诗和远方才是高级的“好”……然后大大小小的“好”被抛向四面八方,供人们追逐得尘嚣四起。
人人都在跑,谁敢停下来,谁敢“差不多”?

18、这年头,老人都在发少年狂,青年们都在哆哆嗦嗦地搜索医疗保险。

19、十七岁的她为人处世,像切油的热刀,一刀下去,甭管什么都切得分分明明,丝毫不拖泥带水。现在的她像那块被切的油,黏糊糊软塌塌的一团,得过且过,逮哪黏哪……不过反正刀也好、油也好,倒是都没脱离案板。

20、武侠小说里,高手约战,往往都是赌命,毕生尊严与成败在此一举,根据不完全统计,在比武中战败的人,下场有自杀、发疯、自绝经脉、自废武功……最轻的症状是抛弃自己的兵器,从此名誉扫地,江湖不见。
还没打就惦记误工费的,大概古往今来独此一份了!
于警官被武林新一代盟主宽广的胸襟震撼了,半天没说出话来。

21、“要是沥干了血肉,她在人间也许就剩不下几两了。”

22、开着窗户,甘卿能听见隔壁南腔北调的人声,人们说话声音都压得很低、很肃穆,一点也不吵,然后有人用口琴吹起了《送别》。

单薄而悠扬的口琴声撩拨着仲夏之夜,无伤大雅地走着调。
她侧耳听着,有些出神。

问君此去几时来,来时莫徘徊。

23、你的一生,将以什么立足呢?

24、终于, 手机上跳出了那行“对方正在输入……”
喻兰川呼吸一滞, 盯住屏幕, 每一秒都被拖得无限长。
她回了!她会说什么?
“不要多管闲事”?
“人我已经做掉了”?
或者……她有没有可能真的被他说服?
片刻后, 甘卿的信息终于发过来了,她发了一张猥琐的微信表情——“向叨逼叨势力低头”。
喻兰川:“……”

25、可就算打不过,又怎样呢?
总有那么一些时候,是要放下理智、放下一切,忘记那些高高在上的“策略”,忘记得失,朝着本能和勇气指引之处,头破血流地走。

26、因为衬衫扯了,他干脆把一排扣子都给撸下来了,下摆从裤腰里拽出一半,松松垮垮地垂下来半边,行动间,脑口到小腹一线若隐若现,为了配合这个狂野的造型,他还把眼镜摘了,头发抓乱,单手插在兜里,一脸冷酷地走过来。
正直的人民警察于严非常羞耻,因为觉得自己的同伴像个夜店头牌。
.卖身不卖笑的那种。

27、整个世界都在高速旋转,每个人都得疲于奔命。
别人的天灾人祸、生老病死,那都是添乱的不速之客。

28、解透着股“心有天地宽”的味儿:“我想你大概
看不懂,看不懂就慢慢看,慢慢看也不懂,
那就拉倒吧。"

29、“我年轻的时候,你师祖告诉我,不管过去是什么样、现在是什么样、未来又会是什么样,你都不用有那么多犹疑,沿着刀锋一直走对了。谁还不是如履薄冰呢?我们啊,争的就是一线的生机和决断。”
“甘卿,往事不可谏,来者犹可追。”

30、乳白色的路灯在她身后一字排开,细瘦的灯杆舒展着,像一排翩翩起舞的天鹅,沿着宽阔的马路延伸,温柔起伏,串起了星星点点的万家灯火。

相关专题: 无污染 无公害 priest 言情 武侠 社会